-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活動 >> 正文

甯大法苑講壇回顧——趙萬一教授“民法典背景下的民商關系”
2019年05月29日 11:09 学科科研办 点击:[]

  2019年5月25日晚,赵万一教授莅临爱心彩官网217报告厅,为师生们开讲“民法典背景下的民商关系”。赵万一教授为我国著名商法学家,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现代法学》常务副主编。本次讲座由爱心彩官网郑曙光教授主持,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朱大明副教授、南开大学法学院张志坡副教授和法律出版社法研工作室刘文科主任参与交流环节,法学院百余名师生聆听了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赵万一教授开门见山地点出民法典是法制精神、法治理念的一个综合反映,民法典应承担的任务是对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法治建设进程进行一个总结和升华。接下来,赵教授简单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对于民法典以及在民法典背景下商法应该如何发展的简介和看法。学界一般认为,我国采取的是民商合一的立法模式,因此民法典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成为统领民商领域的基础法律,对于民商法律的发展有很大影响。随后,赵教授向大家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传统民法的规则是否可以直接适用于商法领域。我们都知道民法强调公平,而商法强调效率,这是民商法最大的区别。赵教授以公司法制度里的基石——有限责任制度为例,指出该制度的设计目标是为了刺激投资、创造社会财富,而不是出于公平,进而指出民法和商法最大的不同在于价值取向、交易规则以及制度主体。民法制度是以自然人为设计起点的,根据自然人的性状对其进行规制,民法主要是为了保护自然人的权利和满足自然人的需求。再进一步说,民法只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怎么保障人活下去,二是怎么保障人有尊严地活下去,如人格权是否应该独立成编的争论就是一个典型体现。但赵教授同时指出,民法中根据自然人的要求而设计的一系列制度,有些是不适用于法人的,如人格权制度、婚姻家庭制度等。因此,赵万一教授认为:民法不应该和市场经济关联过多,应当纯化民法典的制度设计,不要过度商化。


  赵万一教授通过对比自然人和公司的主体差异,指出自然人的行为具有非理性、冲动性、随意性,如网购行为。所以我们需要相关的制度对其进行救济,如民法中的可撤销制度、《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七天后悔期等。而公司则完全不同,公司的行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法律不承认也不保护公司的非理性。主体的不同会影响到很多制度的设计。同时,主体的存在价值也是不同的。自然人的存在具有天然合理性,不需要其自证存在的价值。而法人不一样,如果一个公司组织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国家可以对其强制取消。社会对自然人和法人的期望也不一样。社会希望自然人成为一个普通社会公众或者成为一个道德人,而民法是按照普通人的标准制定的,但我们并不能对法人进行道德评价,这也是民法和商法的不同之一。

最後,趙萬一教授認爲民法和商法應該各歸其位,我們不能把一個制度的功能進行泛化。民法思維是利用原理和規則來進行規範,而商法思維則更加強調事實狀態,不強調厘清法律關系。趙教授強調民法和商法的關系是複雜的,且目前仍無定論。我們要在制度層面對這兩個法律進行把握。


  与谈人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朱大明副教授首先认可和肯定了赵万一教授的观点,并对主要观点进行了梳理。首先,民法和商法的概念和两者关系的厘清与我们在适用法律规则时有重要关系。因为两者分别解决的是不同的问题。在具体适用法律时,究竟哪个法律才能发挥作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其次,这两部法律各自具体的规范内容值得大家去思考。第三,当前民法的立法状态受商法的影响很大,即出现民法商法化。这对于我国当前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话题。与谈人南开大学法学院张志坡副教授指出在民法典中将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的一个特点,因为民法上的假设和商法不一样,所以在立法时才会设计不同的法律规则。很多民法的内容放在商法中也有很大用,所以我们对于商法究竟应该发挥什么作用是需要认真思考的。与谈人法研工作室刘文科主任首先从编辑的角度对赵万一教授的著作进行了高度的评价,随后从生活角度分析了商人和消费者的关系,并且为同学们推荐了优秀法律书籍和论文。


  愉快的讲座时间结束后,同学们针对讲座的内容询问了赵万一教授相关问题,赵万一教授和与谈教授们都给予了十分热烈的回应。最后郑曙光教授对本次讲座做了简单的总结。本次讲座在同学们真挚的掌声和愉快的气氛中完美结束。

上一條:甯大法苑講壇回顧——朱慈蘊教授“公司控制權的形成與制約” 下一條:甯大法苑講壇回顧——周林彬教授“商法適用理論與實踐的若幹問題”

關閉